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面向全球华人征集作品

陈维:摄影是非常具体化的东西,具体到它只给你留下了一个角度

发布时间:2016-09-19

 “艺术家工作室开放计划”以艺术家的个人实践和经验展开,公开征集参与者包括艺术家、学者、媒体、艺术爱好者等相关人士,进入到艺术家工作室中进行讨论、分享和放映等行动。此系列活动除了深入了解艺术家工作的同时,也是生成一次轻松和开放的聊天语境,在这里讨论一段时期抑或一直以来的疑问和思考。活动将会在不同城市逐次展开进行。

2016年8月28日,NEW TALENS艺术家工作室开放计划第一站,来到艺术家陈维位于北京的工作室,在这里他讲述了个人的创作脉络以及工作方法,并带参与者们参观了他工作室中布景的空间现场。

 

陈维工作室开放现场

“摄影是非常直观的东西,
直观到甚至都不是立体的,它是二维的,
我们看到的永远只是一个片面的平面。”

◯ ▷

▲ 陈维

陈维早期的作品中,不难发现辛迪·舍曼式的“个人表演”,抑或是早期行为摄影的痕迹。渐渐地,陈维开始尝试换一种方法,拍摄身边的朋友,但无论是拍摄自己还是拍摄朋友,对陈维来说这些拍摄并没有很大的区别,永远是在剧场化的框架中进行的拍摄,又混杂着电影和戏剧的样式。

▲ 彩色故事片中的无数次站立 陈维 CountlessUnpredictable Stand No.1  100cm X 15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6

▲ 彩色故事片中的无数次站立 陈维 CountlessUnpredictable Stand No.1 100cm X 15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6

▲ 泥浆 Mud No.1 陈维 100cm X 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6

▲ 泥浆 Mud No.1 陈维 100cm X 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6

陈维尝试将拍摄在户外进行,而大部分这些拍摄都是来源于新闻或者小说,他会尝试做一系列关于同一命题的不同演绎,当时的拍摄方法便以剧场化的方式展开,人们可以从作品中看到充满荒诞、冲突、边缘的人,事实上,这些人就生活在我们生活的城市中。

▲ 大理石与血 Marbleand Blood 陈维 120cm X 15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7

▲ 大理石与血 Marbleand Blood 陈维 120cm X 15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7

很长一段时间里,陈维的作品都是关于“人”的表演的,于是他开始尝试剔除掉人,变成一个空间自身以及物件的“表演”,一个不在场的表演,但作品仍然充满着故事性的叙事。

▲ 预言者的游戏 The Augur’s Game No.4 陈维 60cm X 6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7

▲ 预言者的游戏 The Augur’s Game No.4 陈维 60cm X 6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7

“你的想法你的视野需要更加的开阔,
将摄影变成任何可能性的东西。”

◯ ▷

▲ 几何是很难的课程 陈维 Feel ThatGeometry is a Difficult Subject I 60cm X 7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9

▲ 几何是很难的课程 陈维 Feel ThatGeometry is a Difficult Subject I 60cm X 7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09

2010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慢慢回到生活中来,不自觉的开始更加关心生活的环境,观察周遭的变化,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人与世界的距离,因为有不安全感,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发展,也会产生一些无力感,也会绝望,这使陈维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思考艺术对他来说是什么,艺术带给他什么,他能在这里做什么。

▲ 夜空星星无数 陈维 The Stars in the Night Sky are Innumerable 100cm X 13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0

▲ 夜空星星无数 陈维 The Stars in the Night Sky are Innumerable 100cm X 13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0

我们究竟可以从艺术家的作品中了解到多少他的想法呢,这其实是一个关于阅读中可能会产生歧义和误读的问题,在观看作品时,并不能看到作品产生的语境以及作品所在环境下产生的意义,这就需要通过想象力去阅读它,所以陈维做了一个自己与艺术生产关联的作品。

▲ 灰衣 A Grey Suit 陈维 100cm X 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0

▲ 灰衣 A Grey Suit 陈维 100cm X 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0

以前的时代还有精神上的支撑,而现在这样一个时代,或许唯一可以用来形容的词就是经济的,对陈维来说,这是一个整体上模糊的时代,为了拍摄,陈维找到了很多90年代公园雕塑的素材,以达到对物件和意义思考的虚幻参照。当很多人看到这些东西,会觉得这是旧的东西,为什么会觉得是旧的呢,那是因为人们心里其实希望的向往的是一个更新的时代。

▲ 硬币与喷水池 Coins in Fountain Basin 陈维 150cm X 18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1

▲ 硬币与喷水池 Coins in Fountain Basin 陈维 150cm X 180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1

“当舞厅处于运营状态中时,激光、烟雾、镜面的反射,会让你看不清空间的样貌,那个让人产生幻觉的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陈维对此做了一个反向思考,他运用了很多光来营造一种在两者之间的状态,也并不是真正拍摄跳舞,而是拍摄一个夜晚的世界,这个世界与日常世界有相似的结构,但却又不同与白天的世界。 

▲ 入口 Entrance 陈维 100cm X 125cm,Light Box,2013

▲ 入口 Entrance 陈维 100cm X 125cm,Light Box,2013

▲ 在浪里 In theWaves #5 陈维 150cm X 18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3

▲ 在浪里 In theWaves #5 陈维 150cm X 187.5cm,Archival Inkjet Print,2013

陈维认为这其中既有亚文化,又带有一些悲剧性,舞厅使用很多材料(激光,烟雾,镜面的反射),让人感受不到这个空间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脱离框架,到别处去,但别处又是抵达不了的,人依然无法跳出这个框架。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现场交流节选

提问:在早期的拍摄中,我们可以从一个画面中来看问题和呈现方式,比如通过一个布景摆置来对当时某个事件的回应。但是在后期的作品(如《舞厅》系列),则是通过一个系列来表述,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明显的变化,这对于这个方式的变化你是如何考虑的呢?

陈维:其实从最开始第一组照片看就是一个很完整的系列,但到后来我开始做单幅的作品,系列化变得很模糊,这与自己的经验、工作状态以及对做作品的认识都有关系。《舞厅》的系列,对我来说有一些改变,改变是指从我最开始的系列化创作到现在的系列化创作是不同的,可以看出,现在更像一个项目,我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出发点去做,慢慢去填充,这是一个很完整的项目,之后也会持续这样的方法,让作品更加立体地展现出来。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提问:您的工作方式都是通过布景,似乎更重要的是布景的过程,摄影只是呈现最终的一个结果,而布景又类似于一个装置,那为什么消减掉摄影这个行为,将装置进行展览呢?

陈维:以前我也认为摄影不重要,但是后来的想法有改变,我用装置的方法来做构建,但最终是为摄影而做的,我也有很多装置的作品,有很多重合的部分,有的作品又有摄影,又有装置的部分,如果真的抛开摄影,作为装置来讲,它的信息可能呈现不出来,摄影是一个非常具体化的东西,具体到给你看的就是这一个角度,这一个面,而其他面是你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因为会觉得信息不用这么多,这样更加精确。而装置更加重要的是在场感,现场感,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直在考虑,也还是需要再多一些改变的,这是艺术家必须要做的,去想方设法挖掘创作的可能性。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提问:用摆置布景的方式来呈现,前期是制作草图吗?

陈维:有时候有,我早期很喜欢画,我的工作随着我的助手变化而变化,有时候也会从文字直接演变而来,如果有形象化的东西,那我就画出来,如果没有形象化的东西,就会搜索资料,再画一个大概的草图,各种各样的方式。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提问:布景中的物件本身可能会有某种指向性,而你在选择什么物件该出现在什么画面中,如何姿态出现时,会仔细考虑每一个物件潜在的符号意义吗?

陈维:我以前是会考虑每一个细节,因为所有的细节信息都会最终指向叙事,所以一直在不断的调整和设置。现在的话,我希望让语言更准确,让所有东西更加精准地传达,阅读起来也更直接,搭景制作的好处也就在这,你可以将很多东西隔空截取到这里,将不需要的东西剔除掉, 将最想呈现的信息拿出来,不需要则屏蔽掉。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提问:您的作品中并没有看到黑白作品,这是为什么呢?

陈维:我以前很喜欢黑白,但是后来我发现,黑白太摄影了,同时,色彩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很喜欢去处理色彩,不过之后可能会有一个计划是开始做一些黑白的片子,主要还是看作品需要,或者说是否合适。

▲ 陈维工作室现场

▲ 陈维工作室现场

提问:在创作的期间会连同展示方式一起考虑吗?

陈维:会考虑到,大部分都会考虑。因为摄影的展示方式会比较单一,至少照片的尺寸需要先考虑的,不是开始就想好,而是在做的过程中,有时候是先有了形式,有时候是先有了想法,都不同,但是你需要考虑这些东西。

提问:您的作品表面看来都很写实,但是表达出来的却不是这样,是超现实的。

陈维:我倒是没这个感觉。所以还是不要完全相信艺术家讲的,相信自己的知觉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