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面向全球华人征集作品

回顾丨王宁德:建立一个自己的语言系统,非常刺激

发布时间:2016-11-16

 “艺术家讲座系列”是以艺术家个人创作的实践出发,将邀请分别专注于动态与静态影像创作的艺术家进行创作经验分享,参与者可在现场聆听艺术家发表观点,并与其进行面对面提出问题,探讨与交流活动,在进一步了解讲座艺术家的同时,更能细致的了解艺术家的整个创作脉络。活动将于北京展开。

2016年10月30日,NEW TALENS艺术家讲座系列第一站,我们邀请到了刚刚在2016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亮相新作《无名》的艺术家王宁德,在这里他讲述了个人的创作脉络以及工作方法,并与现场的观众进行精彩的交流。

 

 

“04、05年销售作品可以让自己勉强生存下来,但是我还有一份报社的工作,当时也不太好辞职,那意味着没有退路。06年的时候展览越来越多,也不好意思呆在当时的报社了,把工作辞掉正式成为艺术家,来到北京租了工作室,07年的时候正式开始所谓的职业艺术家之路。”王宁德在讲座的开始谈到如何成为艺术家,比想象中要有些烟火气。

他从自己的求学之路娓娓道来,笑称自己是“一个小镇文艺青年”,却又在自己首次面对到摄影时话锋一转,说自己阴差阳错进了摄影系,“从来喜欢过摄影。”

“我开车开的还算不错,基本上每天要依赖它去各种各样的地方,但是并不代表我喜欢汽车,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在广州报社的经历,是一切的起点,王宁德说那是一段“纪实摄影=艺术摄影”的时期。《走向更昏暗的地方》诞生于此,后来王宁德又一次为基础只做了《旅程·白日梦》。

▲《走向更昏暗的地方》07
媒介:银盐纸基相纸
尺寸:50x60 cm 时间:1996

 

▲《在小镇上跳舞》 02
媒介:银盐纸基相纸
尺寸:40×50cm 时间:1995-2000

▲《在小镇上跳舞》 03
媒介:银盐纸基相纸
尺寸:50x40 cm 时间:1996

这一系列的作品是王宁德在晚报工作采访间隙拍摄。在工作期间,他拍摄了大量人文关怀的作品,他突然发现,影像里珠江三角州,并不是他眼见真实的珠江三角州。这时,他对摄影的纪实性,真实性产生了怀疑。《旅程·白日梦》的作品使用徕卡相机拍摄,王宁德说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lomo相机,用徕卡相机本应拍出极精细和清晰的照片,我却故意隔着车窗拍摄,得到了一些虚的、晃动的、没有构图的照片,把一件事情做好很难,把一件做坏也很难,特别是坏到你想要的程度,这些作品里透露着一些反摄影标准以及随性的气质,对我来说,这样的提炼反而更有概括性。”

作为“一个不喜欢摄影的”影像艺术家,尝试别的媒介去创作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向上》是王宁德作品中的唯一一件装置作品,他说这是自己当时走的“弯路”,“弯路”里包括他尝试过油画,尝试过雕塑。这件耗时1年半,与一个机械师一个工程师反复调试的装置作品,在运行不到十几天后就无法继续了,因为没有经过标准化。

现场有观众问他为什么没在继续这系列的作品,

他笑了说:“哈哈,因为造价太贵了。”

所以他又回到了摄影,熟悉的感觉让他游刃有余,也让他对摄影的见解开始变得掷地有声。

 

▲《有形之光》 水纹No.22
媒介:综合材料
尺寸:105x144×5 cm 时间:2015

这才有了之后的《有形之光》,有了新作《无名》。

在创作《无名》时,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王宁德与助手行走了数个城市,拍摄了几万条无名者涂抹的笔触,以此作为影像元素,让每个笔触显现为冲突的基因。在艺术史、新闻、自然、社交收集的现成图像中进行选择,用“对抗和冲突”的主题来过滤这些图像,图像最后指向无名的痕迹制造者,无名的场景,并着重描绘了无名者在行动中的肖像。作品完全以摄影和拼贴的方法来完成,但却令人惊奇的呈现出酷似绘画的面貌。

 

▲无名 No.25

▲无名 No.29

我们可以体会到艺术家对摄影的见地、概念的践行和适度的幽默感,同时涉及到摄影和绘画这个久远的话题,在摄影史上,从19世纪雷兰德的作品《人生的两条路》,到早期苏联摄影"蒙太奇"招贴画,拼贴与摄影的历史一直相伴而行;从昔日“画意摄影”对绘画的模仿和屈从,到后来培根手稿对摄影的借鉴和剖析,摄影和绘画的缠绕前行,是图像史难以回避的现实。

“培根和里希特这样的艺术家可以从摄影里拿一些绘画的元素,那我也可以从绘画里拿一些摄影的元素。”他已经开始对名为摄影的媒介,开始庖丁解牛。

 

▲讲座现场

有的艺术家想做一种节点式的人物,你去开创一种语言,去建立一个自己的语言系统,这是非常困难的,可是非常刺激,有挑战性,可能这不会让这个语言前进一小步,只是推动了几毫米,可是对我来说我是特别有兴趣去做的事情。

还有一种就是重复得到的大师的某一种境界。比如前几年古典工艺的流行,做一个湿版,有一个特别正确的感觉,当湿版做出来,就会有人说这特别像一个艺术。我在新作《无名》中用到了拼贴,拼贴相对于摄影来说,算是一种古典工艺,在摄影诞生不久,就有人用拼贴来制作作品。”

 

▲讲座现场

▲无名 No.18

“摄影在开始产生的时候带有“急功近利”的目的,人类特别想用一种简单的方式去描摹现实生活,带有强烈目的和动机的行为走的不是一个必然和唯一的路径,走的是一个最快的路径,在这条道路上,摄影具备多种可能性,比如用铁,用木板,用泥巴,胶片是最方便的一种东西,最终走到了今天,我们是不是忽略了别的可能性,我对这个问题特别有兴趣。”

“所以我看的书都是很基础的书,越看这些书,越能在语言的基础里发现问题。”

 

关于EOS助力青年影像成长计划

“EOS助力青年影像成长”计划是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中的核心单元,佳能作为新锐摄影奖的首席合作伙伴,一直关注并支持着青年摄影师群体。该计划在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中特别增设了“艺术家讲座系列”、“艺术家工作室开放计划”以及在奖项中增加“EOS青年影像奖”。一方面,通过成熟艺术家的经验传授与工作室观摩,青年摄影师群体学习如何成为一名艺术家;另一方面,通过新锐摄影奖与其他新锐艺术家同台评选,接受国际专业评委的指导,为他们提供更多创作和挑战的机会,助力并见证新一代青年摄影艺术家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