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入围名单揭晓

讲座回顾丨后藤繁雄:东京新摄影

发布时间:2017-01-08

讲座回顾

后藤繁雄:东京新摄影

Lecture Review


2017年1月6日-8日期间,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面向公众开展一系列以“新锐时区(New Talent Zone)”来命名的摄影活动。此次邀请到的讲座嘉宾即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的评审,Alec Soth、Marcel Feil、Cristina de Middel以及后藤繁雄。在此,我们整理了第三场讲座“东京新摄影”,不仅作为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留存的痕迹,也将这些内容传播给公众。


以下为后藤繁雄讲座现场口述整理

▎讲座现场

我之前是大学老师和书籍的编辑,可能大家熟悉的摄影师包括蜷川实花,荒木经惟,筱山纪信在内,这些90年代涌现出来的摄影师,我经常参与他们的艺术创作、书籍创作以及策展。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涌现出了很多有才能的年轻人,但是在日本很少有机构或者人去将他们介绍到世界,我在想,应该做一些什么吧。2008年,我设立了G/P gallery这样一个摄影空间。于是我自己出资租下了一个非常小的空间,从我担任评审的摄影奖里选择脱颖而出的年轻摄影师,与他们一起工作共同成长,那最先要做的,就是要将他们的摄影介绍给世人。

在东京,摄影成为风潮并为人所知其实是在90年代开始的,就算如此,最有名的摄影师也并不是从一成名就有不断地、很高收入的邀约(包括展览、讲座和活动等),也并不能只靠着摄影就可以生活。为了摄影梦想的年轻人,同样的,也无法在一次获奖之后让自己的生活无忧,只能说,有很多展览的机会。

“Photography”中文写作“摄影”,日文写作“写真”,日本人认为摄影就是从记录真实开始或者书写真实,在中国,纪实摄影的基因是非常强的,从这里就能看出我们对摄影的不同理解。

但在日本结束摄影“记录真实”的传统认识其实是在90年代末到21世纪这样一个时间段完成的,进入新世纪,数码完成了对胶片的超越,还有各种电子合成技术的出现,完成了对写真仅仅只有写实的超越。

我代理这些日本的艺术家有15人左右,年龄段在24-40岁左右。我在艺术大学任教,日本有18所艺术大学,他们所有的作品我基本都可以见到,这样的履历持续了十年,我能接触最新鲜,最前沿的这些人,我明白当下日本的摄影是怎样的一个状况,这次来到中国参加新锐摄影奖的评选,也让我强烈的感觉到中国也是处在一个新秀辈出的年代,我强烈地感觉到,也非常期待这些人。

 

小林健太

KENTA COBAYASHI

小林健太,24岁的年轻摄影师,他作品就是在街上进行街拍以后用数码技术进行合成和修改。

▎Fun, #smudge 2016

小林健太2015年12月份首次有了自己的展览,去年获得了去美国纽约展览的机会,现在还在展出的就是普拉达基金会做的展览,小林健太就在其中。在我的策展经历中,他是成长非常快的一个摄影师,刚刚冒头就在世界知名的艺术机构进行展出,当然这样迅速的成长并不是我这样老资历的人进行的推荐或者所谓的包装,而是他自己的作品是具有世界语境上的共通性的,在任何国家都能让大家找到可以连接的地方。

作品是会受创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社会环境所影响,但身处当代,其实是“无国界”的,慢慢地,很多作品你会分辨不出创作的身份背景等等信息,这些因素造成的影响正在减弱。

▎Pink and Blue, #blur #sharpness

▎Green Mist 3, #smudge

小林健太在东京——这样一个世界的角落——创作作品,通过网络的发布,就变成了世界知名的艺术家。小林健太出身于涩谷的一个四十多人合租的区域,有男孩也有女孩,共同生活,睡觉,洗澡,可能老一代难以理解,但这就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的关键词就是“share”——分享,没有钱,要分享自己的房子。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70到90年代都是没有的,是当下东京特有的一种生活形态,可以看到照片里很多都是他的周边生活。

小林健太并不把拍出来的照片当作一个完成的作品,而是将这个照片来做行为,做表演。在这个共同的地方,有些人会编程,有些做音乐,有些做摄影,他就集中这些资源,现场给大家做图片的处理,用鼠标移动照片,就可以发出声音,组成音乐,进而形成一个行为。他将这个行为录下来上传到Youtube上,大家都能看到当时的情况,泰特美术馆去年有一个有关书的展览,就邀请他去做了这个行为,不得不感叹信息的传输速度。

▎SOUND & VISION Performance by Kenta Cobayashi and Yuuki Takada

▎Ghost Replay, 2016,video,showed on New Rube Goldberg Machine

所以我一直都关注围绕在小林健太这样的年轻人周围的东京摄影生态圈,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这些人有的是做影像的,有的是做音乐的,也有做其他艺术的,他们都跟小林健太一样同样抱有对当代生活的一种品位。

照片虽然很抽象,但是都是基于现实,绘画中也有抽象画,但是可能不会跟现实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他的照片就是在创造出一种抽象的现实。摄影变的非常容易,手机可以拍,修改也很简单。小林健太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丝不苟的在平常的行为下创造除了非常深邃的意义,这是他非常强的一点。

 

绪方范人

Ogata Norihito

▎On the Shoreline

年纪最大,40岁了,他作品色调总是黑乎乎的,这是东日本大地震后被损坏的建筑,他大概拍了1000多处,严格按照拍摄建筑专业的、科学的标准来拍摄受灾损毁的建筑。所以我觉得他的方式非常古典以及类型化,他原本只是在建筑平面设计公司工作的一个普通的社员,所以他非常清楚建筑从设计到效果图到最后建成的过程。他是非常清楚怎样在虚拟空间建构建筑,也非常了解现实中的建筑,所以他是一个打碎现实,重建自己摄影建筑空间的摄影师。 关于东京的摄影,灾难是其中的一个关键词。

▎Extraordinary Machine

▎Proving Ground

2020年的时候有奥运会,大家都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体育场馆,但是公众又很担心在东日本大地震后还会不会有那样一场非常大的地震,所以大家的心情都是惴惴不安的,这是东京非常生动的现实。

在西欧的文化里,有最终审判的观念,日本也一直有,大家都不知道最终审判什么时候会降临。福岛核电站的泄露虽然很大,但是给人们的现实刺激,从异常变为日常,这个现象就很有意思。

 

细仓真弓

Mayumi Hosokura

她的拍摄对象是年轻人,风格的话像中国的任航,拍男孩的裸体,女孩的裸体,台湾女孩,男孩,香港的男孩女孩,特别喜欢RAP说唱音乐和90年代流行的漫画,但是没赶上90年代的摄影风潮,进入21世纪才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她不仅仅拍街景和人物,亚洲的男孩女孩性别和身体等议题,还有些看起来不是摄影的像当代艺术一样的作品。

▎CYALIUM

 

小山泰介

TAISUKE KOYAMA

只是展览的横幅,他是受森山大道影响的摄影师,原本是用大画幅摄影机拍摄街景的摄影师,但他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摄影方式,他现在把之前大画幅拍摄的照片放大几千倍成为这样的条幅,迎面而来的是一张纯色的图片,但是细看有很多焦躁不安的细节。这件作品没有用到相机,而是棒状的扫描仪,把需要扫描的东西,用普通的扫描仪扫下来得到图像,然后用棒状的扫描仪去扫描这个图像。

▎GENERATED X

很多人的创作会被反驳“这还算是摄影吗?” 但是还是很多人在做着尝试。 这不是我指导引领的结果,而是大家自然的就去这样做了。我在想大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的观念是怎样来的?我不断的在想。

 

三野新

Arata Mino

不止做摄影,还做表演和戏剧,做行为的同时在里面创作摄影,他的作品为什么觉得很有意思呢? 我觉得摄影中间有很多留白,间隙,他用行为的方式来做摄影,就是在这些留白中创作摄影,我觉得很棒。

▎人間と魚が浜

人和鱼在海滩上,人和鱼是不会有对话的,一般都是一种食物链的关系或者将鱼放在鱼缸进行观赏,但是三野新让人和鱼在海滩上脱离这种关系,有一些荒诞的成分,在摄影的“间隙”完成了人和鱼的对话。每年在日本8月份盂兰盆节,就是抚慰亡灵的节,我都会邀请三野来做戏剧表演,每年都有这样一个企划,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企划,能把三野推向纽约、伦敦甚至中国。

 

川岛崇志

Kawashima Takashi

他给电脑程序放入十多张甚至更多的照片,让这些程序无法负担这些图像,于是程序就会产生错误,他把这些错误的图像做成自己的作品,他的作品一直是以灾难作为题目,计算机无法处理过多信息的时候会产生错误,这些错误也算一种灾难,这是他的理解。

▎A Volcano and The Sun

这是拍摄太阳的照片,强行让计算机进行长达8小时的计算,进行数据处理,最后计算机吃不消,产生的图像成为了他的作品。这张照片一看就是普通的照片,这是照相机出现错误出现的一些图片。 我想他的创作抱着这样的一种想法:表现一种不可能的事情,表现一种不可能情景,创作一种不可能的作品,作品是迎面而来的,并不是我自己主动构建的。

 

横田大辅

Daisuke Yokota

横田大辅把50多种摄影别册拍下,拍了以后,在厦门摄影展上,先烧了,再拍下来,他关注的是照片的死亡,他在想照片的“死”不是真的死,而是可以真的再回来,这可能是东京艺术家们的一种观点。

▎ Matter / Vomit (部分)

 

赤石隆明

Takaaki Akaishi

▎UNBROKEN ROOM

这些是蒲团垫子,抱枕,上面的图像是自己的作品,做成垫子再拍,再将图像做成垫子再拍,重复下去,他把自己的作品不叫作品,叫劳动。赤石隆明并不反对大家去世界上拍别的新鲜的东西而是做一种反刍运动,不停地劳动劳动。

▎漂流Ⅲ

这是我曾经策划的三人展叫做“漂流Ⅲ”,我作策展人将“漂流”作为命题给到三位摄影师横田大辅、川岛崇志和赤石隆明 ,但除了标题外,其他的都是由摄影师来完成。在日本60年代,安步公房的作家,擅长写人性的荒诞,其中就有一本书叫做《漂流》。三位摄影师虽然年龄相仿,但是出生、成长环境都不一样,都是做摄影,所以是暗中较劲的。人的成长有对手是很重要的,有竞争能让艺术家很迅速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