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入围名单揭晓

专访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入围摄影师叶无忌丨形影相随的“客观真实”

发布时间:2018-09-27

摄影是一个工具,用来处理大家都知道但视而不见的事物。正如著名摄影家布拉塞所说,“摄影带给我们一些什么呢?是一口新鲜空气、一股强烈的现实味道,它给予事物的几乎是一种实体的表现,是确实的和真理的无法定义的符号,摄影完全更新了人和宇宙的关系。”

保持简单,正如“叶无忌”这个名字一样。叶无忌的作品着眼于中国新疆伊宁地区无处不在的基础设施元素。他的摄影以记录路障和围栏的方式实现了对城市景观的探索。创作者将它们从原本的背景中移除,以类型学研究的方式呈现其形状及物质性。在这里,他们被剥夺了原本的功能,但仍然指向关于掌控和权力的叙事。

作为一名摄影师,他也曾在“客观”与“真实”的对峙中迷失过自己,陷入一种“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顿,后来意识到这种“客观真实”可能是不值得也不能够去追寻的。而恰恰是当你选择描述你所知的真实形状的时候,其实所谓的“客观真实”反而可能会是一直如影随形的。

叶无忌 现居上海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 毕业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获硕⼠学位

叶无忌

现居上海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

毕业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获硕⼠学位

 

作品阐述

伊宁,靠近边境的美丽城市。像很多新疆城镇一样,这里的风景被各式各样的安全障碍物有秩序的填放组合,与之相伴随之而来的是空间的改变,人群行为的改变,各种基础设施构成的公共空间都是具有共同集体记忆的场所,它们发挥功能的同时,在人们记忆里,这些设施的实用功能慢慢退后,成为符号。这些保障安全的物体无声地存在,而又严厉地以视觉的语言清晰表明了它其中蕴含的权力象征和叙事方式。他们像一座座为当下时刻而树立的临时纪念碑这些建筑元素已经连同令人生厌的刻板印象和坊间流言的模糊细节一道,成为了这里每一个居民的显著日常。那些关于大美新疆的美丽风景,美味食物,美好人事的纪录片所遗漏的复杂现实,因为某些原因,具有不可讨论的性质。如同一位略带无奈的受访者所说:“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 眼前的这一切会过去,我期盼情况的好转同时也担心其被遗忘。广泛的记忆留存于书本之上,而那些个人的体验和记忆则如过眼云烟,销声匿迹了。而这些关于这个地方这些人群当下的心情,现实和记忆,城市的气氛,这四五年来这里的生活日常,他们的故事?不甚重要(irrelevant)?怎么不触怒红线而触及和记录某些瞬间,是我的出发点。 在伊宁市寻找搜集整理,拍摄记录下了街道上各式各样不同款式的安全障碍物。然后在名为《伊宁最美安全障碍物》的评选活动中,走访,与人们交谈讨论。请人们从那些障碍物中选出自己觉得最美的或最喜爱的一款。挑选及讨论过程中,尽可能的让人们从自身的美学体验或个人感受挑选他们。通过对20款各式各样的安全建筑物的投票,最终选出最能代表伊宁的“最美障碍物”,赢得“大美新疆-伊宁最美障碍物”的头衔。由艺术家为伊宁最美安全障碍物制作虚拟纪念邮票。


New Talents:《伊宁最美安全障碍物》不仅仅只是一组影像作品,你还将作品组成了评选活动,请分享一下这组作品的创作思路吧。

叶无忌:“伊宁”,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距离边境100公里,它也是一座位于中亚的文化政治重镇。“最美”,虽然意味着这是一次“评选”,但这次评选更多体现的是自由表达的过程。据我所知,“审美的自由也是一切自由的起点”。“安全障碍物”,也被称为路障。这种随处可见的坚硬物体造型多变。据考证其最早是源自于法国无产阶级的伟大发明,并一路伴随他们走过了许多岁月,从大革命,巴黎公社,五月风暴,05年法国骚乱……在现代,这种兼具象征意义和实用价值的纪念碑式物体继续备受全世界的人们的青睐,并且在控制和反控制的战役中被广泛应用。

《伊宁最美安全障碍物》是一次调查和评选。通过在伊宁市寻找搜集整理,拍摄记录下了街道上不同款式的安全障碍物。然后在评选活动中,走访,与人们交谈讨论。邀请人们从那些障碍物中选出自己觉得最美的或最喜爱的一款。通过对各式各样的安全建筑物的投票,最终选出伊宁的“最美障碍物”,并赢得“大美新疆-伊宁最美障碍物”的头衔。其实从刚开始构思到后来2016年第一次展出的时候,《伊宁最美安全障碍物》一直都是一个名为《麦西热普:一次调查》的项目的一部分,《麦西热普》主要由两部分构成,《最美》围绕相对公共的空间进行沟通交流,另一部分《Niyet》更多的是对私人体验的咀嚼。

而我发现有趣的是观众对项目的一些反馈,有人在现场强烈质疑项目的真实性,质疑评选和采访的真实。而有的人则表示这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真实”,或所谓真实在这里并不重要。事实上我也觉得百分之百的真实是不可能去到达的。我利用调查的借口所呈现的现实的形状也是从各种各样的“真实”中摘取,东拼西凑而成。这也是我在项目开始前研究这个题目的经验。当时在了解过程中,我特别想站住某种“客观”,这常常导致情感的失衡,不能分辨什么是所谓“真实”,不能相信自己。就好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迷失了方向似的,不知如何切入。后来意识到这种“客观真实”可能是不值得也不能够去追寻的。而恰恰是当你选择描述你所知的真实形状的时候,其实所谓的“客观真实”反而可能会是一直如影随形的。

New Talents:你为何选择这样的题材?又有怎样的创作初衷?

叶无忌:题材的话,广泛来讲,我好像一直都有这样的倾向。我会在遭遇某种情境后,去思考它是否存在可以去超越或转换其自身的脚本,在实施过程中我期望使用不同的对策,这可以被视作一种协商的过程或一种干扰机制的异动。而且我一直都对我们的社会的众多建立之本——那些深入人心的现代神话挺感兴趣。也可以说是在对人们为了某种原因而创造的想象叙事和虚构概念进行观察,其中可能包括而不限于:国家(State),民族(Nation&Nationality),主权(Sovereignty),政策(Policy),法律(Law),人权(Rights),结盟(Alliance),正义(Justice),秩序(Order)等等。

具体到这个作品呢,我在2013年随美院考察到过新疆,之后就对这个地区和与它相连的中亚草原荒漠越来越感兴趣。我大概从2015年开始就打算围绕这个地区做些尝试。但是前面也说到了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都挺纠结的。之前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讲述方式,这件作品算是第一次尝试。所以我希望这会成为一篇文章的轻松开头,也有些像是一份“最谦虚的提议”(A Modest Proposal,1729,Jonathan Swift)。

而关于初衷,为避免猎奇我常常对自己发问,为什么对这片地区如此着迷?也许,是因为这里呈现出某种半透明状态的异质性,这对于我的身份和经验都达成了挑战,是对长久以来笼罩在我身上的巨大系统的挑战。它不停对我发问,使我不断的好奇。这激活了本就闲置的知识,又提示着某些知识的空白。同时让我着迷的是这片土地上可能发生过的复杂故事,故事的叠加使这些叙事十分立体而又让人无法一览无余。随着观察的深入和几次亲身经验,我慢慢具备了一些基本认知和能说服自己的亲身体验。在这之后, 我试图去用它们做为基石去表达某种 “真实”。

New Talents:你是怎样想到用评选最美障碍物的方式来规避有可能触及红线而带来的危险?

叶无忌:我平常是会对代理着权力的那些日常体现比较敏感。通过调研收集和制作的感性材料———点子、物品、标识、口号和私人体验,细碎的日常片段去指向材料背后隐约浮现的轮廓。

其实我从大学开始就在用类似的方法试着进行实践。用观念去转换,去创作,不通过制作来生产艺术。当时会这样做就是想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低成本的去实践。而在创作中或多或少都会伴随着一种幽默感。所以也算是我惯用的伎俩,我之前有很多小点子。评选最美障碍物也是套用了2014年我的一个叫“蓝天总冠军”的小点子,觉得会很适合这个项目。这其实是一种无可奈何却又要与之周旋的有趣状态,当某个系统或你面对的对象过于僵化或强大,无法被撼动的时候,那么可行的选择就是进行绕路或找到间隙。那行动之前可能要首先要了解规则和限制,而也许比知道规则和限制更重要的是把它们理解为一个可以善加利用的网络。这种方式也有点像对某种艰难现实的轻度曝光。曝光它既是一种日常的固定用语也是摄影的一种术语。就好像一张无法一览无余的画面,也像一句听不出判断的话。所以我也喜欢把它比喻为“谦虚的建议”。

提到危险的时候,其实我马上会想到家人对我的担心和善意的警告。我外公与我的谈话尤为使我印象深刻。81岁的他一边通过众多亲身经验栩栩如生地的向我描述着当人生与政治发生纠缠后的可怖现实,一边向我传授在这实践中总结出的保护自己的“真理”。他拿着这件作品来跟我讨论,同我讲他的理解。他从作品中看到的“真理”就是:“一切都是政治,从来都是,任何人想要逃脱它或宣称不关心它都是不可能的,那都是在骗自己。其实啊,人时时刻刻都在面对着危险。” 我对他的阅读能力和略显矛盾的经验感到印象深刻。

New Talents:在街头走访的评选过程中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交谈?

叶无忌:事实上不只是评选的过程,只要在当地考察的任何时候与任何一个人的交谈或聆听他们的交谈甚至是街边耳旁飘过的谈话。都让我启发不少,印象深刻。在除了阅读资料外,这也帮助了我对那里“真实的理解”。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很多信息都依靠那种原始的亲密的传播,口口相传——坊间流言的经典形式。很多时候虽然也有很多八卦的味道或者夸张化的描述,但是在议论的时候,人们也会时不时给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随着观察的深入,我也发现去咀嚼和参考个人的体验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这样也许可以避免在绝对客观的官方话语或窃窃私语的小道消息中失衡。一般来说,广泛的记忆留存于书本之上慢慢变凉,而那些个人的体验和记忆则如过眼云烟,销声匿迹了。事实上我相信的事不同的历史节点、事件、小道消息,个人的体验,就是像肠子一样纠缠着、互相拉扯着蠕动的。评选的过程其实相对轻松,就像游戏一样。非要说印象深刻的就是,有时成为了你微信好友的受访者或新结识的人会在你不知情的某一天默默的把你删除。

New Talents:摄影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你认为“新锐”二字代表了什么?

叶无忌:摄影的可能性或者意义,也许不应该被这个词汇的概念或者定义所预设或者耗尽。对我来说,它作为创作的手段之一,众多媒介中的一种。他不应是包含单一固定成分的工具。比如,我更感兴趣摄影属性会在作品结构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以及这种开放的材料在作为影像、作为证据、作为现成品或作为文献的时候是怎么被利用的。然后观者需要愿意调动其所有感官去阅读和思考摄影。“新锐”二字代表了它应是与迂腐决裂的。

New Talents:你将来有哪些拍摄计划?还会以新疆作为创作的出发点吗?

叶无忌:我对这个地区依然抱有浓厚兴趣,所以下一步的计划可能还是希望从我的经验和记忆出发来围绕这个地区来做点东西,因为我感觉单独观察新疆并不明智,可能应该把新疆放到“中亚”的网图里去观察。比如,它在帝国和民族国家之间,在共产主义和伊斯兰主义之间的故事。然后去思考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有着什么样的人、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現在谁住在那里?這個地区是如何改变的又为何而改变?很多故事都在这个永远以迁徙为名的集散地上交汇。我想围绕“中亚”这个飘忽不定的地理名词去想象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描述它在不同情境中的独特性和普遍性。

 New Talents:新锐摄影师是摄影界的正在崛起的一个群体,他们通常以不同寻常的视角来揭示周围发生的点滴,正如你的这组作品以诙谐的方式表现安全与控制之间的界限。佳能品牌EOS系列产品正是摄影师解读世界的介质,你是如何创作出能够体现内心独到见解的作品,拍出让自己满意的照片?

叶无忌:因为我其实并不擅长于娴熟的操作相机的各种功能。但在我看来,可能满意的照片其实就意味着一种精确而完整的表达。要思考每一张照片如何恰当的放置在项目中,就像一小块拼图于整幅拼图的独一性和重要性。

New Talents:请分享一下入围本次新锐摄影奖的感受

叶无忌:这次入围最深的感觉可能还是主办方有尽力地去达成他们的承诺,去实现这个奖的宽容度和决心。其实与入围的其他优秀艺术家的交流,我觉得主要是一种对比和交换,这很重要。了解同龄的优秀年青创作者现在关注的问题,和创作中发现的问题。在我看来,这是比奖金啊其他什么的更让人觉得有收获的一件事。

 

关于新锐摄影奖

New Talent Award

新锐摄影奖设立于2010年,其目标是建立一个发现优秀摄影艺术家和摄影作品的高品质平台,到目前为止已是第七届。奖项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鼓励三十五周岁以下针对摄影媒介本身以及面临时代保持提问的青年艺术家,选拔在同时代规避顺从且秉持必须绝对独立性的摄影作品,以呈现当下青年创作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