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面向全球华人征集作品

New Talents × 古力予丨无关年龄

发布时间:2016-12-14

 

15岁,古力予开始接触摄影并沉入其中。16岁,面对摄影和学习的冲突,古力予弃学回到了农村老家,她的视线得以从冰冷的黑板上解脱。在与自然的接触中,古力予开始与自然进行对话,除了发现彼此之间存在着难以表达的互通之外,她也期盼着能摸索到更多与之产生共鸣的景物。

2016年,古力予,18岁,从5348位参选摄影师中脱颖而出,成为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仅6位的入围摄影师。年龄这个问题总是不可避免地被谈及到,甚至已经变成一个衡量的标准。也许人们之所以会这样注意她的年龄,正是因为惊艳于生命如此鲜活新奇吧。

假设不带任何头脑地去评判、指责、分析,只是纯粹地观看,那么,你会发现古力予的作品看似是一个个毫无关联独立存在的个体,实际上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自然,其中流露出一种细微的美好,应被珍视的美好,波光清浅,水草蓊郁,不似人间。古力予通过作品、形象、思想等等与之产生关联。那么究竟在她的视角下,世界所抱持的是什么样的印象呢?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你开始接触摄影是通过手机,那么当时的一些拍摄,是有意识的吗?

古力予: 对。我非常清楚自己在拍的、想要的是什么。

NewTalents:从手机拍摄转变到使用相机拍摄,是因为什么呢?

古力予:因为我想要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手机摄影本身并不存在局限性,相反非常的方便快捷。

NewTalents:在参加木格和张晋的影像工坊之前,你对艺术家的理解是什么样的?参加之后对于职业艺术家是否有了更深的理解?

古力予: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明确定义过艺术家。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去年,你也参选了新锐摄影奖,单从这两年的投稿看来,作品的变化还是很大的,这种转变的原因,是从心境上?想法上?或者是脱离了学校的束缚,可以完全专注于摄影而产生的吗?

古力予:从离开学校开始,学校就与我无关了。作品变化是伴随我的成长的。更多的是我可以完全沉寂下来去与自然产生对话。

NewTalents:面对“年龄”这个多次被提及到的问题,你怎么看?

古力予:我个人认为在摄影比赛中,应该去掉年龄这个栏目。年龄与作品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对于这个问题,现在更多的是淡然。

NewTalents:未来,不以年龄为界限,但仍很长远,也充满未知。你会一直拍照吗?现在拍摄的内容都是在你自身熟悉的环境下产生的,之后会去或者愿意去其他地方拍摄吗?尽管对你来说,那些地方是完全陌生,不熟悉的。

古力予: 首先,正如你所说,未来仍长远且充满未知。只有未知,才会充满挑战。我只能说我现在会一直拍照。其次,当然,我一直都是有兴趣且一直在尝试着拍摄不同类型的照片。若有条件和机会,我当然愿意去其他地方亲近自然,自然界都是互通的,所以并不会存在完全的陌生及不熟悉的状况。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喧卑》,为什么会取这样一个名字?

古力予:“喧卑”一词,我个人理解为宣泄,自卑(谦卑)。它什么也不代表,也没有任何指向。其实这个名字是我朋友最后给我敲定的。所以延伸的含义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NewTalents:平时拍摄的作品也会给身边的朋友看是吗?他们会给一些不同的意见,和你说他们看你照片之后的想法吗?

古力予:是的,是这样的。我们经常会产生多于摄影之外的讨论,包括绘画也包括媒介。

NewTalents:那么,这会是一个长期的拍摄项目吗?

古力予:不是一个长期项目,只是当下内心的直观感受。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从这组作品中,有好多张都是拍摄蜘蛛网的照片,为什么会添加这么多有些类似的作品呢?是有意识添加进去的还是只是单纯的喜欢?

古力予:是单纯的喜欢。

NewTalents:那在选择整组照片的时候,是怎样考虑的呢?

古力予:凭感觉去考虑。

NewTalents:非常喜欢蜘蛛网?

古力予: 潜意识在支配的同时,我也喜欢蜘蛛网。通过蜘蛛网会有阳光折射的光影变化,这很美好。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在拍摄的时候,你会想些什么?

古力予:我要怎么拍出我喜欢的东西。

NewTalents:所以你并没有想通过色彩,形状这些很具象的表现来表达什么精确的精神?

古力予:没有这种偏向的。但是我很在意我的色彩。

NewTalents:色彩本身没有任何情感与意义,但是人,尤其是你作为拍摄者,会对色彩产生知觉,这些色彩,经过思维,与以往的经验产生联想,因此我们在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情绪以及心理?

古力予:是的,色彩并不能直观的表达人的心理感受。但色彩具有情绪化,当你看到一个颜色你会本能反应出它存在的意义。您所说的情绪和心理是我在进行拍摄时所没有注意到的,一直以来我都遵循自己很随意的一种状态去进行拍摄。这忽然让我想到尼采说的一句话:“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或许用在这个语境里没有非常合适,但我想说,相反地,你看到什么,你拍到什么,你在注视什么,那个东西便是真正意义上“你”。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喧卑》©古力予

NewTalents:摄影从拍摄这个行为进行开始,甚至在这个行为之前,原本的真实便不存在了,主观意识的加入使拍摄事物本身被道具化了,当真实的不再是真实,作品就是一个具象的表现,你觉得呢?

古力予:或许正如你所说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虚幻的东西,你认为它是,它就是,不是就不是。

NewTalents:说到自然,我们可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观看风景这样一个行为,这里说的都是一个自然的大环境,但是你关注的都是自然中一些细微的事物?

古力予:越是细微的东西越能反映整体。至于为什么,可能凝视一个地方久了,就会深入进去探究其中之奥妙。

NewTalents:自然对你有什么影响?

古力予:这种感觉是非常微妙的。就像我可以闭目沉思打坐享受自然的味道和聆听它本身的声音,你知道风吹叶子哗啦啦响起来的声音吗,闭上眼睛去享受这种感觉,你会觉得你置身其中。当然,这是很隐喻的,真正感受到的,我内心也存在着,我相信这也会通过图片文字传达出来。

NewTalents:摄影对于你,它是什么?

古力予:它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是。我没办法想象失去摄影我还有什么,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NewTalents:谢谢,再次恭喜你入围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

关于摄影师

古力予,1998年生,四川乐山人2014年6月开始接触摄影,拍照看电影旅行。

 

关于新锐摄影奖
New Talent Award

▬ 

新锐摄影奖设立于2010年,其目标是建立一个发现优秀摄影艺术家和摄影作品的高品质平台,到目前为止已是第七届。奖项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鼓励三十五周岁以下针对摄影媒介本身以及面临时代保持提问的青年艺术家,选拔在同时代规避顺从且秉持必须绝对独立性的摄影作品,以呈现当下青年创作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