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面向全球华人征集作品

New Talents × 陈海舒丨不稳定的平衡——多文本下的维苏威火山

发布时间:2017-01-03

矗立在意大利南部的坎帕尼亚地区,曾经摧毁了庞贝古城的维苏威火山是世界上最著名,也是最危险的活火山之一。

如今超过60万居民生活在维苏威火山脚下被称为“Zona Rossa(红色区域)”的地带,随时受到火山喷发的威胁。在作品《Zona Rossa:一份关于维苏威火山的报告,在上一次爆发之后和下一次爆发之前》(以下简称“Zona Rossa”)中,摄影师陈海舒运用多种文本(摄影、电影片段、历史书信、采访),对意大利维苏威火山以及周围所环绕的18个“红色区域”进行探究,从不同角度再现了维苏威火山的多重属性:它不仅是自然物,同时也是政治、宗教、历史、文化和科技的操作对象。

《Zona Rossa》是一件处在各种临界点的作品,这种临界点不仅是媒介的,更是现实的——就像蠢蠢欲动的维苏威火山,陈海舒称之为“一种不稳定的平衡”。如果说摄影作品是其中炙热的熔岩,而围绕摄影作品的访谈、电影片段、历史书信与采访,则是其周围的地壳能量,簇拥着这股能量的即将迸发。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New Talents:首先恭喜你入围今年的新锐摄影奖,能不能先简单介绍一下《Zona Rossa》这件作品?

陈海舒:谢谢!简单来说《Zona Rossa》是一个关于维苏威火山的作品,在其中我使用了几种不同的媒介,包括摄影、视频、电影剪辑和文本。通过这些材料,我希望展现出人类社会与自然灾害之间的动态关系:不仅仅是人类消极地防御来自自然的危险,在我们的社会中危险的概念也不断地被塑造、被修正、被操作。

这个项目的起源是2012年学校组织的一次到维苏威地区的访问,不过当时我只是随意的拍摄,并没有计划将它作为一个项目展开。但后来随着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背景资料,我觉得这个题目会很有意思,所以从2015年起比较系统地着手拍摄、采访以及搜集整理各种资料。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之所以选择维苏威火山,是因为我觉得它是一个完美的研究模型。火山本身就是一个可见性与不可见性并存的危险来源:可见性在于它巨大的体积,维苏威火山是整个那不勒斯湾最显眼的物体,而且通常来说,除了“喷发”,一座活火山几乎没有别的潜台词;不可见性在于火山喷发是没有周期的,而且由于喷发之间巨大的时间间隔(维苏威火山的喷发间隔通常是数十年),人们很容易忽略它的危险性。

维苏威火山可以说是火山里的明星。它并不是最大的或者喷发最剧烈的火山,但是它连同发生在它脚下的各种历史、故事使之成为了最著名的火山。它掩埋的庞贝古城被发掘之后对整个西方社会造成巨大影响,并成为各种大众媒体最爱的灾难故事背景之一。同时,生活在火山脚下的人们也因此受益:越来越多的游客带动了当地的旅游业。这一现象反过来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迁入,生活在火山的威胁之下。所以可以说,维苏威火山在不同时间上和空间上都对人类社会产生了影响,这种不同维度上的影响就是我想要研究的。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 ©陈海舒

New Talents:摄影书中仅有一幅人物的肖像,但你拍摄了很多有关人类活动痕迹的部分以及一些集体无意识的场景,关于人的更多的方面,你选择了访谈视频,而没有去拍,为什么这样安排?

陈海舒:其实我也给大部分受访者拍摄了肖像,但是结果并不让我满意。一是我本身不太擅长拍肖像,二是我发现如果只是拍肖像的话他们会比较拘谨,只有当他们开始谈论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才展现出最好的状态。这个状态不一定是最本真的状态,也可能有很大的表演成分,但是都是他们最想展现的状态。所以在展览中展示视频,让他们自己表达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在摄影书中访谈视频没有办法呈现,访谈只是以文字的形式出现,这导致摄影书呈现的感觉不太一样。每种展示方式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也会呈现出作品不同的面貌。

▲Zona Rossa访谈 ©陈海舒

New Talents:在制作这件作品的时候,你如何处理图像与文本、与档案之间的关系?

陈海舒:让不同媒介做它们各自适合做的工作,表达它们适合表达的内容。作品主要有五个部分:摄影、书信、访谈视频、电影剪辑以及应急预案文本。摄影和访谈部分是我在当地拍摄采访的,主要是表现当地的现状以及当地人的想法;书信是引用自古罗马政治家小普林尼的两封书信,其中描写了维苏威火山喷发,庞贝城被毁的过程,这是历史上第一份关于火山喷发的文本,也是后来所有对维苏威火山的各种形式的再现的开端;电影剪辑是混合剪辑了几部不同时期的关于庞贝末日的电影,它们大都有着雷同的灾难片框架,又夹带着不同时期的政治、情感诉求,但无一例外的是维苏威火山都被神格化;应急预案文本则是网上下载的意大利民防部门颁布的应急预案,是对自然危险的非常技术化和政治化的描述。

在不同的展示形式中,比如摄影书、不同的展览中,我都会尝试不同的布展方案,让各种材料之间产生新的联系。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New Talents:有想过在新锐摄影奖展的展览方案吗?

陈海舒:如上一个回答里所说,新锐摄影奖的展览方案也会根据现场的条件,与策展人共同讨论决定。由于之前是网上提交作品,如何在电子文档中体现对不同材料的组织是个问题。我当时只能想到将摄影书稿交给评委们。但是现场展览肯定会是以适合展览的形式来呈现作品。我觉得这次能够参与到布展工作中是非常好的机会,能够更准确地传达摄影师本人的想法。希望大家有条件的话尽量到展览现场看作品,这与在网上或者书上看到的体验是完全不同的。

New Talents:你在报名表中写到这是一个“多媒体”作品,你觉得摄影的力量在哪些方面会有欠缺,会让你去增补电影剪辑视频、访谈以及文本的部分。

陈海舒:从一开始我就计划了访谈部分和文本部分,所以其实几个方面是平行进展的,并不是发现有欠缺后再去增补的。每个媒介都有它所擅长表达的内容。我觉得在这个作品里摄影的作用主要在于表现当下当地的状况,但是对于历史、大众文化、政府规划这些方面,还是用其他更好的媒介来表达。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New Talents:就算只是从摄影角度来看,这件作品的呈现都是非常优秀的,本身你的摄影作品已经足够需要凝视了,但在摄影书中的某些呈现(诸如文本、截图、档案等等)中可能削弱了这种观看的力量。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陈海舒:摄影书的设计也是一个长期考虑的结果。我并不想把摄影书设计成一个仅仅用来展示、烘托摄影作品的平台,而是用书本身的结构去展现人与火山之间的张力。比如书的尺寸是精确的A4尺寸,装订选用铁圈装订,就是希望让书有政府公文的外观,读者在一种翻阅文档的氛围中接触到照片。在翻阅中印有小普林尼书信的夹页会时不时地遮挡住照片,也迫使读者的思绪在历史和当下之间不断跳跃。所以与其说是其他材料削弱了对摄影作品的观看,不如说是我有意让各种材料在这一平台里达到一种不稳定平衡——就像当地的社会中,各种势力也处于一种微妙的不稳定平衡状态里。

同样,现场展览也会遵循相似的逻辑,不会是一个安安静静地凝视照片的展览。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Zona Rossa摄影书 ©陈海舒

New Talents:“危险”的概念明显是一个拓展度很强的话题,你之后的创作还会拓展这个概念吗?

陈海舒: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计划。我每次做新作品的时候对话题的选择没有明确的方向限制,但是回头看看以前的作品可能能找到一点脉络。之前的作品并没有直接讨论危险这个话题的,但是有关于自然科学以及地域性历史的作品。现在这件作品似乎把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了。我也很想知道下一个话题会是什么。

 

关于摄影师

陈海舒,1986年生于中国福建省福州市, 现工作生活于德国卡尔斯鲁厄。陈海舒以摄影作为主要媒介,并混合使用多种媒介,如文本、视频、电影和摄影书等。作品关注当代社会中人类的生存状态、集体情感和共同记忆。曾参加德国莱比锡摄影节、丹麦奥胡斯摄影书周、连州国际摄影节、abC艺术书展等国内外展览,并获得德国Spector Books图书奖、图虫网“摄影书房”佳作奖、德国卡尔斯鲁厄媒体与艺术中心(ZKM)发展基金会奖学金等奖项。

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入围展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丨2017年1月8日-22日

陈海舒、程新皓、高山、古力予、郭国柱、孙俊彬、杨圆圆

 

讲座预告
New Talent Zone

2017年1月6日-8日,二〇一六新锐摄影奖将在举行颁奖典礼前,面向大众展开一系列以“新锐时区”(NEW TALENT ZONE)来命名的摄影讲座活动。

讲座嘉宾包含了美国艺术家Alec Soth, 西班牙艺术家Cristina de Middel, 日本策展人后藤繁雄,FOAM Magazine主编Marcel Feil。点击年度讲座可报名去讲座现场,名额有限。